夏叶

夏日的叶,在烈阳下浓绿如云,反射阳光,荫蔽树下的一方土地……

我就是我 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 天空海阔 要做最坚强的泡沫——我

你已在我心不必再问记着谁——风继续吹

天生我高贵艳丽到底 颠倒众生 吹灰不费 收你做我的迷——芳华绝代

人生是 美梦与热望  梦里依稀 依稀有泪光  何去何从 去觅我心中方向——倩女幽魂

越 城。:

2013.4.1 张国荣十年祭

哥哥走了十年了。

十年前,哥哥选择在愚人节这天离我们而去。

十年前我还不知张国荣是谁,那时才十岁,小学生,如今再过几天就二十了。站在大学校园里,把时间轴最多推回到六七年前,再往前的记忆,就像走到了海的深水边,压迫到胸前闷闷地却也无感。十岁,该是家庭变动相近的年龄,于是像是失掉的记忆,只余片段。

而后对哥哥的印象,更像是被强推而来,铺天盖地地哭泣声缅怀声,一年一度的纪念,一轮一轮的追忆,不断加冕的桂冠,被不断神化的哥哥。

至今对哥哥其实也无太多了解。最开始只是独爱他的《我》,尤其是现场版,听到他唱高潮部分的坚定开阔,听到他近乎撕裂自己把真我释放的张力,感到他心底积攒沉淀的悲痛,亦是挣脱世俗的畅快豁达,勇敢说“我就是我,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”。

看他的传记,看到世人在他离开后的种种。他的妈妈和唐鹤德,这两个被他喻为一生“至爱”的两个人。张国荣童年孤独寂寞,长大成名后始终与妈妈生疏客气,他用尽力气去弥补去获得他需要的爱,却只得无奈地宽慰自己与母亲并无缘分。他的唐先生,在他葬礼上消瘦的面庞和始终不流转的眼神,十年依旧单身,为了怀念他。他毕生所求却又求而不得的亲情,和他求之所得却不被世人理解的爱情。

此时,哥哥可能在天上看着我们,就像他说的。就这么站在光明的角落,不用粉墨,告诉世人,我就是我,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。他的蔷薇亦开出了结果,不用人知,他已然找到答案。无人知,再也不须人知。这就够了,因为,哥哥现在如此自由。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悠悠海风轻轻吹越 城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夏叶越 城 转载了此图片